一条咸鱼

极度杂食。

何处有你,便是吾乡

寒风凌冽的冬天,你们在训练房练习格斗。你一个绞杀正要将他击倒在地,却见那人凌乱的发须间唇角微扬,铁臂几个格挡就化解了你的攻势,反手把你摔了个狗啃泥。你咬着牙站起来,抬头便撞进了对方温暖的眼眸里。

“你进步很快。”

分明室内室外都是冷色调,连那个人的左臂贴着自己的时候也感受不到温度,你却认为此处便是我乡。

这个教练刚来的时候像个机器人似的,然而相处时间越长你越觉得他温柔可亲,他好像被唤醒了什么,可是不久之后又被那些人夺走了。

多年后再见,你不必等他面具脱落便认出了他的身形,而他却变成一个杀人机器。你没有做任何事,逃避他的眼神他的一切,却暗地里查出来最详细的资料。你知道他可能什么都不记得了……几乎不可能还记得。他好像确实什么都忘了,哪怕能想起来跟发小的糗事,也从没提过他有一个最骄傲的学生。

再后来你好像也忘了一点什么。你有了一个新战友,他有一条漆着红星的铁胳膊,出手身法跟你特别相似,你们仿佛能在彼此身上找到各自的影子。他好像没什么私生活,平时常常和你待在一起,但你在公务之外也很难找到他的身影。某天你好奇问他有没有过女朋友,他顿了一下,直直望进你的眼睛,笑了。

“有啊。”

“不过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没有我她会过得更好。”


评论(6)

热度(45)

  1. 逾白一条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