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极度杂食。

【冬寡】I met my soulmate, he didn't

甜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寒衣-奶酪的御用脑洞写手:

灵魂伴侣设定补一篇冬寡番外,自娱自乐,文笔垃圾,故事乏味,没有刀子,只有傻甜,涉及盾铁,略微矫情,OOC严重,灵魂伴侣AU。




题目来源:英国微小说。




没什么别的可以说的了,进入正文。






每个人在少年的时候,身上都会出现花朵的印记,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的花苞。




然而在碰到他们灵魂伴侣的那一刻,花苞会瞬间绽放,从此不落。






冬日战士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重新遇见Natasha。




随着他的记忆渐渐复苏,越来越多的片段困扰着他的生活,有的时候他还是会想到那个时候还年少的Natasha问出那句灵魂伴侣的样子,还有那朵盛开在Natasha肩头的栀子花。




他以为属于Natasha的花应该更加的明艳动人,但是栀子花却意外的适合Natasha。




对方有些期待的看着他的表情,碧绿色的眼睛之中喜悦和忐忑交织在一起,那是已经早在黑寡妇眼中湮灭了的少女的情愫。




然而他却只能定定的看着对方,没办法做出更多的回应。




他的灵魂印记葬送在了那个冬日之中,和着他失去的手臂一起消失不见。




而在他们重逢之后,重新回到了这个复仇者大厦的时候,他依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Natasha。




他静静地坐在公共客厅的沙发里面,机械地灌下永远不会让他喝醉的液体。




当电梯那边传来声响的时候,冬日战士用余光瞟了一眼,钢铁侠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在看到他的时候做出了防备的姿态。




冬日战士没有动,钢铁侠在看清了是他之后也没有想着在理他,而是一头钻进了厨房里面,估计是在捣弄他的咖啡。




他对于Tony Stark的印象依然停留在他是Howard的儿子这个水平上面,他们父子两个都很相似的留着小胡子,然后便是他们在西伯利亚打了一架,之后在一切平息之后,Tony让他们搬回了复仇者大厦里面。




还有就是,Tony Stark是他的好朋友Steve Rogers的灵魂伴侣。




恩,居然连自己侄子都搞真是太不要脸了。




而且那个不要脸的人还天天和他愁眉苦脸的抱怨着Tony在内战之后不愿意再和他和好的事情。




他有些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不想理他的Tony,觉得自己应该帮一帮自己的老朋友,他看着对方的身影,想开口说一句好话,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换了个样子。




“灵魂伴侣是什么感觉。”




他并没有从Tony那里得到问题的答案,对方只是毫不留情直接说出了灵魂印记这件事情,而在被告知冬日战士的灵魂印记已经消失之后,他收住了话头,然后跟他说。




“灵魂伴侣就是骗人的玩意。”




钢铁侠离开之后,冬日战士依然坐在沙发上面,思索了很久,最后下定了决心。




无论是否是灵魂伴侣,他喜欢的只是Natasha,而不是那朵白色的栀子花,就好像能决定是否他们在一起的是他自己,而不是自己那已经不知道丢到那里去了的胳膊上面的那朵没来得及开放的紫色风信子。




第二天Natasha和他碰到的时候,冬日战士出手将对方拦了下来,在他们重逢之后,他们从来都没有这样单独说过话了。




Natasha盯着他,用眼神询问着他想要说些什么,而冬日战士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金属手臂抬了起来。




那上面被他用紫色的喷漆喷上了一朵画技拙劣的,几乎要糊成一团的紫色风信子,他对Natasha说,“Nat,你看,我的灵魂印记开花了。”




Natasha看着认真的冬日战士,突然笑了出来,眼睛之中是久违的,冬日战士回忆之中爱意。




比起灵魂印记来说,更重要的事情是,我爱你。



评论

热度(208)